五年内再压减亿吨粗钢产能 约50万员工面临调整-

作者: admin 分类: 房产 发布时间: 2019-10-13 15:13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表示,安置职工的关键在于,安置费用从哪里来?政府应该给予专项资金,减轻企业在员工安置上的负担。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冯彪

每经记者 冯彪

安置计划不完善、资金保障不到位以及未经职工代表大会或全体职工讨论通过的职工安置方案,不得实施。 2月4日,距春节仅三天,国务院在正式发布的《关于钢铁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作出上述要求,正担心失业的钢铁企业员工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意见》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对此,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对记者表示: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前几年化解工作主要集中在淘汰落后产能。从今年开始,工作会转向化解过剩的产能上。预计约有40万到50万钢铁企业员工面临调整。

钢铁业面临四大突出问题

钢铁行业的寒冬仍在持续。据中钢协数据,截至2月2日,已有32家上市钢企披露2015年业绩或预告。其中,22家亏损或预亏损。2015年,中钢协会员钢企亏损总额为645.34亿元,亏损面高达50.5%。

昔日行业的巨头,如今正面临经营窘境。宝钢股份虽然以净利9.61亿元(暂时)坐拥行业2015年盈利王,不过同2014年相比,其利润也大幅下降了83.4%。在亏损企业中,有2家亏损超60亿元,6家钢企预亏超30亿元。其中酒钢宏兴以69.6亿元的预亏额成为预亏最多的钢企,武钢股份和马钢股份紧随其后,分别预亏68亿元和48.23亿元。

中钢协报告指出,我国钢铁行业仍然面临四大突出问题,包括产能过剩矛盾、结构性矛盾、企业退出机制尚未建立以及不公平的市场环境。实际上,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战役已打响多时。早在2013年,国务院便提出5年内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的目标。十二五期间,河北一省就累计压减炼铁产能3391万吨。

但是,我国钢铁供大于求的矛盾依然比较突出,钢铁价格持续下降。前几年的化解工作主要集中在淘汰污染、落后产能,但是产能总量依然很大。目前我国钢铁生产能力达11.3亿吨,去年钢铁产量是8.04亿吨,就是说产能利用率仅71%。迟京东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今年以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3次强调要推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此次《意见》明确,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

对此,迟京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在目前基础上再化解1.5亿吨钢铁产能,能够保证行业产能利用率恢复到80%左右,这样能够使供求关系趋于合理,也使企业恢复到正常生产经营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提出,严禁新增产能,并在环保、能耗、质量、安全、技术方面,严格执行相关法规,达不到标准要求的钢铁产能要依法依规退出。此外,还将完善激励政策,鼓励企业通过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国际产能合作等途径,退出部分钢铁产能。

约涉及50万员工利益

在业内人士看来,化解产能过程中,重难点在于妥善安置好员工。迟京东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中国钢厂人均产钢300吨,按此估算,如果1.5亿吨产能退出,将涉及到40万~50万的钢铁员工的利益,他们可能失业下岗、转岗等。

面对化解过剩产能会否造成新一轮裁员潮的担忧,在2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说,现在比较突出的就是一些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的部分员工,因为都是历史延续下来的固定职工或者合同制的职工,他们所在的企业如果产能需要压减的话,可能有问题。不过,徐绍史同时表示,中央政府会考虑支持政策,地方政府完全有能力来应对,不会让它酝酿成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此次《意见》要求,充分发挥企业主体作用,采取协商薪酬、灵活工时、培训转岗等方式,稳定现有工作岗位,缓解职工分流压力;对符合条件的职工实行内部退养;企业确需与职工解除劳动关系的,应依法支付经济补偿,并做好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手续等工作;并要做好再就业帮扶。

同时,对距离法定退休年龄5年以内的职工经自愿选择、企业同意并签订协议后,依法变更劳动合同,企业为其发放生活费并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和基本医疗保险费。职工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前,不得领取基本养老金。如果企业主体消亡,对于距离法定退休年龄5年以内的职工,可以由职工自愿选择领取经济补偿金,或由单位一次性预留为其缴纳至法定退休年龄的社会保险费和基本生活费,由政府指定的机构代发基本生活费、代缴基本养老保险费和基本医疗保险费。

迟京东表示,安置职工的关键在于,安置费用从哪里来?有业内人士透露,中钢协等曾向中央提出淘汰补偿方案,一吨钢补贴300元。如果按照淘汰1亿~1.5亿吨的总规模计算,共需资金300亿~45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意见》提出,要加大金融支持、盘活土地资源。如地方政府收回原划拨土地使用权后的土地出让收入,可按规定通过预算安排支付产能退出企业职工安置费用。对此,迟京东认为,政府也应该给予专项资金,减轻企业在员工安置上的负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