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货币政策暂难转向

作者: admin 分类: 汽车 发布时间: 2019-05-15 09:56

美联储在2018年4次加息,但随着2019年年初经济数据放缓,美联储今年始终保持着按兵不动的态势且立场明显转“鸽”。近一段时间以来,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的多名美国政要纷纷“喊话”呼吁美联储降息。

特朗普表示,美联储应该降息,停止量化紧缩,这将有助于美国经济腾飞。他认为,最新的经济数据显示美国增长态势良好,但美联储却在没有通胀的情况下加息,这将拖累美国经济增速。特朗普甚至还认为,美联储应当重启量化宽松。与之类似的是,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也表示,美联储必须明白,美国经济需要供给侧的增速。美国经济可能需要降息,在通胀数据疲弱之下,美联储没有必要加息。他认为,美联储可能要用一些新思维来思考供给侧方面如何影响经济前景,美国经济强劲增长不会导致通货膨胀。

美国政要轮番上阵呼吁美联储赶紧降息的表态,推动市场对美联储或将降息的预期大幅提升。有观点认为,美国当前通胀持续低于2%的目标且存在向下压力,这需要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且特朗普一直以来对美联储加息采取反对立场,这或将推动美联储在今年年内开启降息“大门”。这在美联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美联储曾自1994年2月起数度加息,但却在1995年7月转变货币政策立场,连续降息3次。有经济学家表示,美国经济陷入衰退风险并非绝无可能,美联储应当未雨绸缪——大举降息50个基点;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IOER)以及最终重启量化宽松(QE)。芝加哥商交所CME根据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交易算出,市场人士预期今年年底之前美联储有66.2%的可能性降息,而明年1月份降息的概率则达到70%。

不过,从目前的经济数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表态来看,美联储货币政策暂时还将难以转向,年内降息的几率仍然很低。数月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表现稳健。4月非农就业人数大超预期,失业率降至低位,但薪资增长没有进一步加速。商品生产中,采矿业和建筑业薪资增速较高,制造业薪资增速一直低于整体水平。服务业中,薪资增速较高的行业主要是信息业、公共事业、金融业、休闲和酒店业以及商业服务业。虽然年初美国经济数据一度放缓,但随后多项数据已经恢复如常。从海外情况来看,全球金融环境也大为改观,欧洲和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出现回弹势头。备受关注的英国无序脱欧风险已经大幅降低。这些都将对美国经济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提供有力的支撑。

从美国金融市场来看,相对于去年年底的“狂风暴雨”,今年以来美股已经大幅反弹。甚至横向比较而言,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美股的表现还更胜一筹。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以科技股为主的美国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大幅上涨了21%以上。4月29日,该指数创下历史新高。4月30日,作为市场基准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

受益于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和金融市场反弹,美联储在5月的议息例会上明显“底气”更足。虽然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2.25%至2.5%不变,这与3月例会表态一致。但整体而言,与3月例会的措辞相比,美联储当前对于经济基本面的措辞更趋乐观,对通胀表述则更为谨慎。3月时,美联储认为经济活动较去年四季度放缓;5月,美联储对此的表述则改变为经济活动稳固增长。在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还表示,受益于消费支出和企业投资,预计今年晚些时候美国经济增长还将回升。对于核心通胀近期的走弱,鲍威尔认为暂时性因素在起作用。在劳动力市场强劲、经济继续增长背景下,通胀将向2%重新靠拢。5月的议息声明中表示,核心通胀“走弱”且“低于2%的目标水平”。而此前3月声明中对核心通胀描述为“处于2%附近”。相对而言,5月美联储对通胀的措辞变更得明显更趋谨慎。

虽然美联储5月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IOER)至2.35%,但这次下调只是技术性操作,并非意味着美联储货币政策立场转向,市场不应当将之解读为变相的降息。鲍威尔还表示,综合增长、通胀等因素情况,美联储将继续保持“耐心”,并不急于向任何方向调整。此外,对于特朗普的降息以及宽松主张的施压,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是不受政治影响的独立机构,在决策过程中不受短期政治影响。由此可见,就目前研判而言,美联储或将难以在短期内出现货币政策大逆转。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