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见面会 谁在吹冷风 - 中国制造2025遭遇国际气压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10-21 15:13

3.30日下午,新闻突然宣布,习特会将于一周后在美国举行。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立刻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然而,各种关于大国新型关系的建设性解读,还走在传播的路上,刺耳的杂音也如期而至。第二天,也就是3.31日,《2017年国家贸易评估报告》也应声出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这篇报告中,再次一如既往地对中国的贸易壁垒表示不满。这次,面向的对象是中国的“数字贸易壁垒”,并且认真地指责中国制定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USTR看来,该计划旨在为中国国内企业提供优于国外企业的优势。

这个调子,跟美国商会此前出台的对中国2025的报告,如出一辙,充满了深深的担忧——如果不是恐惧的话。

永不停歇的抱怨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每年都要发布《国家贸易评估报告》,针对中国许多领域的“抱怨”也一直未断,今年则更加强调所谓的“安全可控”政策和服务贸易壁垒。中国一直是该报告的重点关注对象。

关注点也变得越来越细致,这次USTR报告首次关注了中国苏打灰(纯碱)的产能过剩问题——纯碱主要被用于玻璃制造。报告称“与钢铁和铝行业的情况类似,中国的纯碱产量有所增加,而国内需求停滞不前”。这些领域的产能过剩,成为USTR新的抱怨对象,“对美国工人和产业的损害不仅仅是因为中国产品对美国的直接出口,也是因为全球价格的下跌和供应过剩,即使是最具竞争力的生产者也难以维持生存”。

关于技术转移和本地化的内容中,是中国部分一直关注点重点。

此次报告,首次关注了“中央处理单元安全可控评估指标”或半导体标准草案。该标准对产品设计按照在中国可以重复的程度进行了排序。报告称,“中国政府将具体如何利用这一指数尚不清楚,但似乎是根据技术转移到中国的程度,为针对国外半导体的歧视打下基础”。

本次报告新增的其他两项内容还包括:指责中国对金融服务公司的外国股权设限,以及“恶意”地持续注册商标问题。报告称,“尽管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跨行业部门的美国企业仍然要继续面对注册了其商标的中国申请人,以及使用的‘赎金’,或寻求建立一个脱离美国企业‘全球声誉’的商业机构的现状”。在2016年11月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上表示,中国曾表示要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

UST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在全球出口面临的重大障碍包括关税、禁止性的卫生和植物卫生措施、政府采购、出口补贴、知识产权保护的不足以及投资壁垒、服务贸易壁垒和数字贸易壁垒”。

数字贸易中招八处

数字贸易壁垒问题,成为此次非常重要的关注点。本次报告,中国部分一共用了8个段落来阐述,分别告了中国八大状。分别涉及云计算限制、网页过滤和屏蔽、语音电话协议(VoIP)服务、域名规则、网络安全法和特定产业部门的法律实施数据和设施本地化、在线视频和娱乐软件的限制、加密,以及对互联网支付服务的限制等。

blob.png


图1 数字贸易壁垒的八大受责对象

Source:报告,南山工业书院整理

该部分的概述指出,“中国的互联网监管制度是限制性的和不透明的,影响了通过互联网广泛进行的商业活动。另外,中国对寻求参与云计算服务开发的外国企业的处理方式,包括通过互联网提供的计算机数据和存储服务,也引起了美国的关切”。

显然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崛起,美国抱着十分警惕的态度。对于中国的云服务,美国正在根据中国基于《服务贸易总协定》作出的承诺,审查中国的云服务措施。

该报告认为,中国在该行业是对外资封闭的,旨在限制外国云服务“跨国界”渗透进中国。为支持其结论,报告还援引了中国2016年底发布的一份关于云计算的通知草案,并提出了一项题为“清理和管理互联网接入服务市场”的措施,禁止中国电信运营商向海外数据中心提供租用线路或虚拟专网连接。

一一审查

报告强调了内容审查要求、国内投资要求以及关于视频分配平台应是国家所有的相关措施。在网页过滤和屏蔽部分,并无新意,但报告仍然不厌重复地,继续重申了去年提出的中国“长城防火墙”的问题,称“供应商和网络服务和产品的用户”的成本因此明显增加。在VoIP服务部分,报告指责中国限制了与所谓的传统电话号码进行连接的服务能力,VoIP服务使用户能够通过互联网拨打电话。报告认为,“这种限制没有明确的理由,剥夺了消费者对有效的沟通手段的选择权利,因此美国要继续主张取消这种限制”。

谷歌翻译前段时间,意外地在中国低调落地,似乎也是作为削减这种敌视的一种努力。

本次报告还对2016年提议的规则提出了问题,这些规则将对互联网域名进行管理,“中国也会对许多网络服务提供关键投入”。USTR称,“尽管中国澄清说,最初担心这些规则试图阻止进入任何没有在中国注册的网站的原因是基于对拟议规则意图的误读,但仍然关注中国打算如何实施关于注册和使用域名及其他网络资源的要求”。

毫无意外,中国2016年11月颁布的《网络安全法》也是指责对象。在USTR看来,该法限制了云计算和其他基于数据和设施本地化政策提供互联网相关服务的市场准入,包括被确定为关键性的服务。报告称,这种发展态势在美国及其他外国企业中引起了严重关切,美国将继续密切关注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发展。

中国制造2025开始中招

作为一种国家战略,工业4.0获得了广泛的赞誉,在中国政府也获得了积极的拥抱。中国追捧的热情,也同样送给了来自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尽管这是一个巨大体量的工业公司提出来的。然而,作为中国强国目标路上的一个国家战略,“中国制造2025”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令人惊讶的指责。

这种敌意是慢慢积累起来的。

在2015年中期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并未见未列入《2016年国家贸易评估报告》。而美国商界则对其指责批评不断。报告认为该计划旨在推动中国制造业在包括高科技领域的一系列领域的升级,其目标是到2020年将核心制造元件和材料的国内含量提高至40%,到2025年提高至70%。

与此同时,美国商会在今年2月份提供的另外一份报告《“中国制造2025”:建立在本土保护上的全球野心》,也公开地将这样一个国家强国战略计划,贴上了“本土保护”和“全球野心”的标签。

blob.png

图2 美国商会报告封面

报告认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较之前提出的自主创新等计划略有改善,此前中国是计划通过自主创新政策开发战略性新兴产业及通过其他国家政策来支持中国企业的发展,但“中国制造2025”保留了之前的许多政策和举措,包括设定了到2020年航空航天、电力和建筑行业中部分关键零部件的自主生产或自主控制要达到40%的目标,且其他产业部门的生产力也要得到大幅提升。

当然报告也毫不客气地指出,产业专家对中国是否能够通过阻碍竞争、限制市场准入和过度使用新技术和跨境数据流,来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持怀疑态度。

后记:你们都来指责中国

作为工业4.0概念的最大消费国之一,中国也意外地受到了最大的受益者——德国的一些或多或少的担忧。专门研究中国的德国智库麦卡托中国研究所,经过详细的研究,在2016年年底也出台了一份报告,比较含蓄地表达了这种看法。

blob.png

图3 各类中国智能制造产品国内市场份额的目标

Source:Jost Wübbeke等报告,

麦卡托中国研究所,2016年12月

“中国制造2025:创造一个高科技超级大国及其对工业企业的影响”

这个报告,也被美国商会注意到了,并欣然采用了其中许多图表和结论。

同时整理各方面的信息素材,并辅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讲话,来加强对商会报告的观点进行佐证。

一种敌视“中国制造2025”的不安情绪,似乎正在国际学界、智库界蔓延。

应该是注意到了这种倾向,工信部领导上个月也在两会期间记者招待会作出了一个正式的回应。然而,中国制造2025还需要发出更多自我表达的国际声音,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更多细致准确的阐述,才能让这场正走在强国之路的探索,可以更加顺利、更加平畅。

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不能不直面“美国制造”和“中国制造”这个巨大的话题。会有各种冷风不断,但共赢前行之旅,终是大风真正吹远的方向。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